技术学习
 录音技术
 MIDI技术
 硬件应用
 软件应用
 音频教育文章
 音乐知识
 驱动下载
 产品评测
 软件下载
  所在位置:首页 > 技术学习 > 音频教育文章
 低频混音技巧 发表日期:2018-04-10 

 

作者:Michael Cooper
编译:Shootingstar

©Heroic Academy


在如今的畅销专辑中,是否具有足够深度和宏大的低频声已经成为了决定音乐作品混音质量高低的关键因素。诚然,一些类型的音乐,例如民谣,如果贝斯和鼓声过于庞大的话,效果适得其反。但是,对于摇滚,流行,乡村乐以及其他的音乐类型来说,有足够温暖的bass line和强烈的底鼓声非常重要。
当然啦,我们要在得到足够庞大的低频声的同时,避免不会出现浑浊的拍击感。我们希望它们具有足够的深度和响度,以至于可以振动你的座椅哈(至少会有重低音的效果)。同时,要使得低频声通过小型扬声器来回放也会显得宏大,因为大部分的听众都是使用小型音箱来放音的。
那么如何完成制作宏大的低频声的使命呢?如何知道什么时候达到平衡,而没有让声音过于极端呢?我通过与4个顶级录音师以及混音师对话——Joe Barresi,Chris Lord-Alge,Roger Moutenot和 Hugo Nicolson(他们的详细资料见本文最后的补充知识:“低频之王”),了解到他们是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的。当然了,我们的讨论会集中于贝司和鼓的录音和混音,因为它们才是低频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会首先跟大家探讨录音技巧,再是缩混技巧。

从贝司开始
避免出现“无用输入,无用输出”的混音陷阱的最有效的方法是:实地录下优秀乐手用顶尖设备弹奏的曲子。录制电贝司也没有例外,而且采用抄近路的方法通常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我坚信,声源对于声音的质量非常关键,”Barresi说,“某些放大器的质量要更高,某些DI(Direct injection boxes)特别适合某些歌曲。你甚至可能需要改变弦乐和弹奏方法来追寻到你想要的感觉。如果要花上你一整天的时间来做贝司声,那就去做吧。”Barresi最喜欢通过Acoustic 360来录制贝司,他说它具有“所有放大器中最疯狂的低频端”。
Moutenot非常崇尚于反复试验的方法来找到合适的声源。“这就像,我要去试试这个DI盒;我要去试试这个放大器是不是可以工作;我要去试试把这个话筒连接到这个放大器上;我要去试试移动话筒的位置。”他解释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尝试去得到最好的设备链”。
一些录音师喜欢拾取电贝司音箱的声音,将它与DI盒的输出信号相混合。另一些录音师喜欢老一套的方法,只使用话筒拾音来录制贝司音轨。在采用这种直接方法多年以后,Nicolson现在不采用DI盒输出的贝司声了。他喜欢用Neumann U 47大振膜电容话筒来拾取贝司音箱的声音。
 “我一直都在追寻一种老式的声音,”Nicolson说。“我认为从DI盒输出的声音没有通过话筒直接拾取的方式得到的声音那么充满特点。如果你花了很多时间尝试去使声音显得过于干净,你就失去了原来声音的灵魂!”
Barresi和Moutenot同我分享了拾取贝司音箱声音的技巧:你还在使用大振膜动圈话筒来拾取声音的时候,他们都使用独立的低音喇叭来拾音啦。先将低音喇叭连到话筒前置功放或者DI盒,然后将低音喇叭口对准声源。(想得到详细信息,参见本文后面的补充材料“低音喇叭的另类功能”)
Barresi说道:“我以前看过,他们是这样录制Paul McCartney的贝司音轨的,他们将另一个音箱放在贝司音箱前,把它作为一个“反向话筒”。我从那时开始就一直采用这种方法,将15英寸大小的JBL音箱放在Ampeg SVT cabinet前面。”同时,Barresi还采用传统话筒来拾音,将这两路信号结合,进行混音。
Moutenot通常喜欢将“低音喇叭话筒”和DI盒相串联。“我会将低音喇叭放在贝司音箱前面,大约8英寸到一英尺的距离,这种方法棒极了!”他说。“从DI盒信号里输出的信号的清晰度很高。”然后延迟DI盒信号,将它与“低音喇叭话筒”的信号同相。Moutenot建议DI盒使用Demeter VTDB-2b Tube Direct,他说这个非常棒!

再来说说底鼓
在Paula Cole 过去的两张专辑里——This Fire (Imago/Warner Brothers, 1996) 和Amen (Imago/Warner Brothers, 1999),Moutenot也用“低音喇叭话筒”这个相同的方法来录制底鼓音轨。取决于想要捕捉多少低频量(这个量同比于扬声器的尺寸大小),Moutenot使用了一个10英寸到15英寸大小的低音喇叭来录制底鼓音轨。他将低音喇叭放在一个备用的小军鼓架子上,调整角度对准底鼓。如果他身边没有多余的小军鼓架子,他会用橡皮筋把低音喇叭绑在底鼓柄处,这样喇叭能够悬浮在空气中,对准鼓的内部。不管使用哪种方法,他都会同时使用AKG D112来做底鼓拾音,增加些许清晰度。Moutenot将这两路信号(低音喇叭话筒拾取的信号和D112话筒拾取的信号)传输到独立的音轨上,为后面的混音做好准备。
 “在某种意义上,低音喇叭也具有EQ的功能,”Moutenot说道。“如果我想增加更多一点低频端信号,我会偏爱于使用低音喇叭话筒拾取的信号,或者将它们融合得到更希望得到的音色。”
Barresi倾向于使用Yamaha NS10低音喇叭(他说它是一个“超级大振膜话筒”)来对底鼓拾音。他将低音喇叭安装到话筒架上,将它对准底鼓。Barresi说道,“我通常是这么做的,我将信号传送到DI盒里,再将信号传到Neve调音台的话筒前置功放内。”
Barresi经常使用超过一个话筒来录制底鼓声。他的拾音技术不会固定不变的,但是他通常都会将一个话筒放在底鼓外部。他说道,“有时,我会将话筒放得离底鼓3到4英尺来拾取更多的低频信号。”为了防止铙钹声音串扰到底鼓话筒中,他会在话筒和底鼓之间构建一个通道,一般是将一个毯子放在话筒架的侧面来隔断与铙钹的联系。他偶尔也会改变方法,他说道,“我会将一个话筒放在“第二底鼓”内部,将毯子覆盖住两个底鼓,这样可以极大减少铙钹声音信号的串扰,“Barresi说道。“第二底鼓”的功能是作为低频共鸣器,加强了底鼓的低频信号。
Barresi会对底鼓信号做很多压缩。“我很喜欢Focusrite Red 压限器,”他说道。“我会将它加载在母线上,对所有的底鼓音轨进行处理。我有时也用Teletronix LA-3或者Urei 1176。”
Nicolson也非常喜欢在录制低频乐器的时候做压缩,它使得平衡电平更加简单。他偏爱于对电贝司音轨使用dbx 160X压限器,而对底鼓音轨使用vintage 1176或者 Fairchild 压限器。对于拾音技术来说,Nocolson的拾音技术和Barresi的背道而驰。“我倾向于使用最少的话筒,我觉得话筒越多,质量越差。”Nicolson说道。“我喜欢简单化的东西。”他一般会将Neumann U 47或者AKG D112话筒放在紧挨鼓皮边上或者伸进鼓内部的共鸣腔内拾音。

替身
伟大的声音通常都是结合了很多不同的声音。Lord-Alge说,现在的录音师普遍通过增加Roland SP-808电子鼓来提升低频声。另一个方法是double合成贝司音轨到电子贝司音轨上。
Lord-Alge说道,“其中一个新趋势是为合成贝司音轨建立一个子通道,将它导入到贝司音轨中,使得声音更加低沉。”
当然,不是对每一种音乐类型都可以使用double方法的。Moutenot从来不这样使用合成器。而Barresi通常都是做“stoner rock”(一种摇滚类型),不适合使用这种技术。
Barresi说,“这是极力避免使用的,我们可能会对一首歌曲的一段加上一些合成贝司声,以得到更多的冲击感。但是现今,我做的大部分的音乐都是这样组成的:两个吉他手,贝司手以及鼓手。”

转换
Barresi在缩混阶段采用信号处理器进一步加强了贝司和鼓音轨。他最喜欢的方法是使用副谐波发生器或者变频器来降低一个八音度。
 “在混音时候,我确实是这样做的,”Barresi说道,“但是在编音轨时候不会这样做。我喜欢Furman Punch-10,它就像是一个原始的dbx 120副谐波合成器但是声音又非常紧,特别是在底鼓上。我通常会通过Furman加上一些底鼓声,或者是桶鼓声,有时也加上贝司。Furman支持立体声输入输出,它有一个超低音输出接口。并且它内置限幅器,我非常喜欢这个功能,因为我能够进一步加强低频声,而不必采用另一个设备来完成。”
Barresi也很喜欢dbx 120,但是他用它来处理贝司而不是鼓。他喜欢老版的120,不喜欢新版本的120A,因为老版的拥有20Hz频带附近的专用控制。“dbx比Furman提供了更多控制功能,”Barresi说道。“它特别适合使用于贝司。”
Barresi还非常喜欢使用Publison Infernal Machine,他说,它足以压倒其他所有的用于降倍频程的设备。他经常使用它来做鼓室话筒,贝司和桶鼓的降频处理。
Barresi在做变频功能的时候,还很喜欢AMS处理器。“在做很多Melvins乐队的专辑时,”他说,“我通过AMS DMX 15-80S将鼓室话筒信号进行采样延时操作,然后将它降低一个倍频程。速度放慢下来之后,你可以清楚得听到铙钹和底鼓的声音降低了频率,而且听起来非常得低沉和奇异。”
 “我是从Jason Corsaro那里偷来这技术的,他在我心目中是最具创新性的录音师。他做过epunymous乐队的Capitol专辑,里面就有一段非凡的鼓声。他是在一个小房间里做出所有的声音的,但是声音听来非常宏大。他就是用Publison来做房间话筒和桶鼓音轨降调。他还制作过Soundgarden 的Superunknown专辑,我认为这张专辑拥有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低频。”他说。
当然,一个人的爱好之处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人的痛恶之处。混音工程师Lord-Alge就不喜欢使用副谐波发生器。“我就是很不爱用它们,”他说,“它们会失去控制。如果将它用做音轨处理,并且得到的效果就是制作人想要的感觉,那么没问题。但是我通常还是直接使用EQ来做处理,我感觉稳一些。”
Moutenot说他有时会使用副谐波发生器。“我非常依赖于使用磁带速度来做更深的低频,”他说。“我用Dolby SR将Paula Cole的歌曲减速到15ips,这个方法可以带给我很多想要的东西。”

压缩
大多数录音师都会使用压限器来加强贝司音轨,但是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种方式。Barresi通常使用LA-2A来做压缩,因为它拥有高饱和度和高效的动态处理能力。“你可以将LA-2A变成具有优良平滑特性的fuzz box,”他说道。“我喜欢将输入参数提高一些,但是不会过多限制幅度。这会让声音有点滑嗤的感觉。我还会使用dbx,RCA BA6A或者1176来进一步压缩音轨。”除此之外,Barresi喜欢将Tube-Tech LCA 2B立体声压限器加载在副编组鼓音轨上。
Moutenot和Nicolson都很喜欢在缩混时候将鼓音轨和贝司音轨副编组,将它们传送到立体声压限器中。但是对于单独的贝司音轨来说,Moutenot通常会使用相对来说小一些的压缩量。“如果是首摇滚歌曲,”他说道,“我会倾向于对贝司音轨使用Empirical Labs Distressor。我通常是这样设置参数的:比率6:1,起始时间和释放时间都在4ms。”(Distressor的起始和释放时间控制旋钮设置不是标定为毫秒或者秒的,因为时间常数范围随不同预设参数而改变)
如果说Moutenot只是喜欢Distressor是过于保守啦,他实际上有10个Distressor。他也非常喜欢对贝司音轨使用古典LA-2A或者Neve压限器。在Paula Cole的专辑 Amen 中,他使用Collins(一种老式的军管式压限器)来处理Tony Levin贝司音轨。
Lord-Alge拥有大部分古典压限器,他声称,“在处理贝司音轨方面,不可能有比blackface 1176s来好的东西啦。”另一方面,如果贝司音轨的动态过于夸张,Lord-Alge会使用Distressor来控制它。当动态范围过于夸张的时候,他还会使用Distressor在处理底鼓音轨。“我会将动态弄得平一些,这样你可以听到所有的切分音,”他说。

EQ均衡
有很多工具能够塑造强大的低频端,但是其中最有效的一个就是均衡器。虽然如何使用EQ均衡器取决于具体的歌曲类型,但是我与之进行对话的4个录音师仍然异口同声的说明了EQ使用的通用准则。
相比于钟形曲线,Lord-Alge更倾向于对贝司音轨和鼓音轨使用“斜坡”曲线。“当你在对贝司音轨做均衡时,”他说,“你能做的最坏的事情是做得太过,对低频端增加了太多错误的频率。你不想要一个音符过于突出。你想要的是将提升范围覆盖得尽可能广。”为了让贝司音轨通过小型扬声器来放音也能够听到,Lord-Alge有时会提升400Hz附近的频率。但是这不是说,他在做均衡的时候都是按照频率来调整的。他的方法更多得是出自本能,出自自己的感觉。“我会闭上眼睛,调整旋钮直到我的脑子告诉我什么时候正合适,”他说,“不要过于依赖技术性。”
Moutenot跟他站在同一阵营。”我也没有准确的技术方法,“他说。“我也会闭上眼睛,我甚至不会去看EQ均衡器。”Moutenot承认,他经常在处理贝司时对高频做频率滚降处理。“我觉得通过这个方法,声音变得更纯净了,”他说。“刹那间你听到的全是低频,低频不会跟高频相互混淆。”
在他对单独音轨做EQ均衡时,Barresi通常会做斜坡曲线提升——对40Hz到60Hz范围提升3-4dB。“我会先这样处理,”他解释道,“这样不会造成过多的相位问题。”
对底鼓和贝司音轨做均衡时,Barresi说道,“如果我对底鼓的60Hz附近做提升,使声音更加具有冲击力,我会需要对25Hz左右做高通滤波,削除掉一些低端频率,更加凸显高一些的低频端。但是我不会对这段频率做滚降处理。我希望保持贝司音轨的整体性。”
Barresi倾向于对贝司音轨提升宽频带而不是只限于很窄的频带,根据需要提升300Hz附近的音频,能够得到更加圆润更加温暖的声音,提升700Hz附近的音频能够得到更刺耳更加轰鸣的声音。“我可能会增加3KHz附近的声音,使得声音更加突出,”他说,“有时,我会增加些失真,因为它可能会增加些清晰度。”
Nicolson注意到,使得底鼓和贝司音轨相得益彰,这是非常重要的,它们相互配合得好是实现宏大低频段的重要方面。这就是说,在均衡这两种乐器方面并没有明确的教条。事实上,他感觉得到正确的电平甚至会比调整单独音轨的EQ更加重要!

增益
如果你发现你并不能通过EQ调节达到调整低音的目的,Lord-Alge告诉你:“我会将贝司音轨复制到另一个音轨上,利用两个推子来做增益,我通常会按照同种方式调节这两个音轨的EQ。”
这有什么好处呢?“动态余量,”他说道。“你是愿意将推子直接推到顶呢还是将它调整到最好的位置?推子推到哪非常得关键。如果一个音轨没有处理好推子位置,那么将它输入到辅助母线,利用两个推子来做调节,然后将它输出到副编组中进行EQ调节。这种方法很好,而且不会占用过多的动态余量。”
Barresi也很喜欢这样做。他的方法的特别之处在于要重新放大贝司音轨,让音轨失真。他说,“我会使用Sovtek head和Palmer PDI-03 扬声器仿真器。”为了保存更多的原始成分,清除DI音轨,Barresi会在再放大之前mult(意思是将信号分离到两个音频通道中)。“我通常会有3个贝司音轨:DI,Amp,reamp,”他说道。

 “审判日”
我已经向大家说了很多增强低频端的方法啦。但是如果你不能准确估计最终的结果,所有的处理过程毫无意义。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得到非常宏大的低频,你需要在你熟悉的、有着不错的声学特性的、拥有合理的平直频率响应和准确的参考音箱的录音室内进行录音。
 “不要以为监听音箱的作用不大,”Lord-Alge说道。“在你不熟悉的录音室做音乐,是错误的观念。这就像说,我不熟悉这辆车,但是我能够将它开到赛道上跟别人比赛。”
Lord-Alge告诉我他最喜欢的录音室监控音箱,“我有Yamaha NS10s和一个价值300美元的Infinity超低音音箱。这个配置是我最喜欢的组合。第二喜欢的是一对M&K MPS-2510P有源监听音箱以及超大型有源超低音箱。我认为M&K的这款产品是他们做的最成功的一款。它们的性能超乎想象。低频端比高频端更突出,我非常喜欢。”
当Moutenot被问及他最喜欢的音箱的时候,他大笑,“你不要过于奇怪哈,我使用的是NS10s,我只使用它,当然我也喜欢Sony的耳机。我经常用手摸着NS10s的外壳,想着这款扬声器是如何这么优秀!我已经用了很多年了,我能够告诉你它的低频好在哪里。我用过很多其他的扬声器,刚开始时候,我会觉得很不错,但是一个礼拜过后,它们的弊端开始显现,发出的声音并不是我想要的。”
Nicolsom也喜欢NS10s的低频还原性能。“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愚蠢,因为NS10s的超低频端表现并不太好,”他说。“但是在高音量下,NS10s的低频表现非常抢眼。我有时还会使用一对KRK 6000s音箱。”
Barresi最喜欢的参考音箱是他的汽车内置的立体声音箱,但是他也使用NS10s来监听低频端。“如果NS10s的低频失真了,音符也不太对,”他说,“那么你可能会想是不是这音箱自身的原因啊。我在混音的时候喜欢在录音室里走来走去。在某些地方,低频非常突出。我建议你找到这些地方去监听低频。”
 “我从来就不是超低音音箱的爱好者,”Barresi说道。“如果使用超低音音箱的话,我会认为低频过多了,然后在混音时减少一些低频,但是这会造成这样一个后果,在混音作品最终出炉的时候,低频又不够了!”

真相
当然,如何决定低频声取决于音乐的类型。“一些流行乐并不想要低频声过于宏大,”Lord-Alge说道。“当然,你想要更加实体的东西,但是过多的低频也会将整个音乐弄得很糊。”
当你犹豫于加多少低频的时候,宁愿加多一些也比加少一些强。“我发现在混音时,去除掉低频比增加低频要简单一些,”Barresi说,“所以我宁愿多加一些低频。如果你真的不需要它们,你完全可以在混音时滤除掉。”
如果你的预算并不允许你调音,你最好打赌混音作品能够适合于任何的放音系统。“如果能够适合任何的放音系统,”Lord-Alge说道,“那么恭喜你。”
Michael Cooper是EM杂志的编辑,而且是Michael Cooper Recording录音室的拥有者。

附录
低音喇叭的另类功能
低音音箱,像其他的任何扬声器一样,都是将电信号转换成声压信号。然而,它的功能不限于此,它还能将声压信号转换成电信号。当声压传送到扬声器的圆锥纸盆内,低音音箱就像一个动圈话筒,尽管它的振膜非常得大。大多数的低音音箱的振膜比话筒的振膜大的多,这样使得拾取的声音的高频很弱,瞬态响应也很差。另外,它的灵敏性也不够,需要相对大一些的声压才能产生一丝输出。但是优点是:它所拾取的低频很深。
 “输出并不是那么的高,你可以想象的到,”录音师Roger Moutenot说道。“你需要很大的动能才能推动振膜。”Moutenot喜欢将10到15英寸的低音音箱作为“反向话筒”来拾取底鼓和贝司的声音。

低频王者
不管录制的音乐是什么类型,Joe Barresi都会使用大量的功放,吉他,吉他踏板。Barresi也许最出名的是跟所谓“stoner rock”乐队合作,例如Queens of the Stone Age,Kyuss,和 Monster Magnet。
录音师和制作人Chris Lord-Alge为著名流行音乐,乡村乐和蓝调歌手录制过很多专辑,也参与制作过很多电影的原声带。与他合作的歌手包括Faith Hill, Eric Clapton, the Black Crowes, Neil Diamond, Hole, the Dave Matthews Band, Savage Garden, Green Day, B. B. King。
Roger Moutenot的声望也很高。他录制过Paula Cole的白金专辑 This Fire,得到过7项格莱美奖项。和他合作的歌手还包括Elvis Costello, Lou Reed, Rosanne Cash, 和10,000 Maniacs。
来自英国的录音师和制作人Hugo Nicolson,为Björk, Dido, Embrace, Melissa Etheridge, 和Jewel录制过歌曲。

 

 

转自MIDIFAN

打印此页】【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支付及配送方式 | 售后支持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论坛
网站名称:音频之家 www.audiofamily.net 售前咨询:010-59694599 售后服务:010-59574243
公司名称:北京传声科技有限公司 工程热线:18911608377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西里403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703     E-mail:support@chansonn.com
Copyright © 2005-2010
audiofamily.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传声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381号-2